• 如果真的生气,是一定会表达出来的。庆幸我不会讨厌你们,不然我一定也不会让自己隐藏情绪。但是为什么会对自己不讨厌的人和生活感到怒气?发火之后就会后悔,责怪自己。我一定不能做特殊教育,每一次读到自闭症患者的家庭故事一定会大哭。想想就受不了。

    很生气。

    伤害自己。

    你愿意伤害我?

    “连你都有一份?那么就倒下吧,凯撒。”

    ---

    我不想发火。我想又投入,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 2012-12-01

    阶段 - [hello, days!]

    基本都置办齐全了。家具、电器、必要的软装。

    电器方面感觉亚马逊是价格最实在的,苏宁易购的活动不错,京东花样多、货源足。

    窗帘是在实体店订的摩力克(对这个品牌的印象,也来源于小时候我分不清“摩力克”和“亚克力”这俩名词)。另外,考虑到我家应该也不会有人再去读书了,就把书房改成了衣帽间,加打的柜子用索菲亚。是对传统商务方式的支持。

    涉及到木头的家具,基本把淘宝著名的几家设计师原创/号称的外单作坊都盯了几个月(说一两年也不过分吧),最后买了那么几件。相信应该用的是好木料,几乎都是宽板直拼,和卖场板木结构,或者管指接板叫实木,或者用榆木以下档次木料的家具不能比。

    没怎么折腾。下面看看大概的样子,可以选进一步的软装啦。

  • 这两个月,先后给过我正能量的人或组织计有:

    戴尔电脑维修客服和维修点工作人员;

    美亚保险专员;

    亚马逊售后客服。

    全是我自己的责任,全是我自己不能解决的关紧事。如果没有这些资本主义公司,我真不知道该找谁帮助自己。谢谢了。

    ---

    张爱玲

    我知道张爱玲最后是住在洛杉矶。有一次看到了宋以朗贴的这张遗嘱图,于是顺手保存了:

    为什么,因为上面有她的公寓地址。

    来到洛杉矶,没有想过在这么大,公共交通这么不方便,公共治安也不那么可靠的地方,自己去寻找这么一个公寓。只是在google地图上面看了看究竟在哪个区域。

    结果吓了一跳。这个住址,离我很近。“很近”是什么意思?我们的邮政编码是一样的。

    再仔细看看,发现就是我们经常去散步的地方,再右转就到了。

    很有色彩的小楼。电梯是红色,走廊是紫色。张女士不爱的配色。206室在走廊的尽头,藏在拐角里。隐蔽中的隐蔽。

    下楼来问工作人员房租。不算便宜。工作人员是两个小伙子,总之我感觉他们还不是特别对我起疑心,因为老实告诉了我价格,并提出带我去看房间内部。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中国人来拜访。

    206现在也有人居住。理论上成为租户并且排上队,过一段时间我也完全是有可能住进206的。

    周边环境很好。当地人告诉我,UCLA本来就在高级的、治安好的社区。

  • 2012-05-05

    大声地想 - [hello, days!]

    也不算常常,这一年有几次晚上出门和海瑞一起吃饭喝东西聊天。他总能找一些正经事,忽然约过来。之前是饭馆,别的好像还有,记不起来了。前天说想起一个教学方法。去了后坐下来聊,还确实是关于这个教学方法。

    最早我不适应,真诚地不愿意被人邀请(特别是海瑞),还提了些吃的过去做回礼。后来能厚着脸皮去,但是心里管这叫“鸿门宴”:自鸿门宴以来,饭局就是战场。

    到现在,才想过来,真有可能做朋友吗?所以开始不坚持付自己的账,前天还拿走人家送的糖。

    这其间看到海瑞写的自传小说,有个小情节,描述男主人公在上海玩的基本方法,是带女性出门,买点东西,请她吃顿饭,然后一起回家,之后打发女性自己回家。后来也说男主人公后悔自己不尊重对方什么的。

    当时我额头冒汗地想,我这应邀吃饭还带回礼的土包子行为,在这么成熟有经验的人那边,原来有可能还算是自重。

    他把我当成同性,带我去参加过其他五个人都是男性的聚会。人多的时候,他讲的话题荤素不忌。其他人,都是正经人,刚开始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她是心理治疗师。我讲的这些话题她都没关系。”他对别人这么介绍我。

    其实私下从不讲。

    我觉得有这样的朋友,平时不常联络,每一个月、两个月见一面,谈谈话,商量点小事情,交流些八卦,还是挺好的。我需要这样的朋友,能一起杀时间的人,还是太少。

    ---

    两个星期前写的?三个?

  • 现在开会的状态,是这样的。我讲一件事;贝卡老师提出积极、呃、而激进的反对观点;保罗老师吐槽两句;杨老师睁大双眼,看看她又看看我、看看其他人;爱希顿老师(我的新搭档)老实理性地再把贝卡老师的出发点解释一遍;我说我都明白,提出折中解决方案;大家赞成;新人同事赵老师趁一片祥和的时候把刚才自己没有跟上的几个问题再问我一次。

    贝卡老师是很聪明、犀利的人。只是让我觉得“爸爸啊/妈妈啊,我对不起你们的期望”的人又出现了。为什么要说“又”?上一次是三年前的海瑞先生。

    现在的睡眠状态,每天晚上都要醒几次,翻个身也没有觉得特别舒服,同时想着天怎么还没有亮。我很少出现睡眠障碍,前段时间以为好了。其实回家的头几天都醒得很早,和以前在家自然醒的时间相比,也算障碍了。

    ---

    我觉得应该把手上的一些事放一放。不着急。

  • 2011-12-12

    今天的张江 - [hello, days!]

     

    今天晚上。

    写字楼灯都是亮的。不知道为了什么。很多亮晶晶的小盒子搭在一起。

     

  • 2011-12-11

    plus one - [hello, days!]

    下午临时约定去Kasandra家。在公共汽车上接到中心电话,一个咨询约在三点半。我算到时间来不及,问“四点以后行不行”。前台同事过了半小时告诉我安排不过来。

    我想不接也好,今天没打算见生人。头发和眉毛都是乱的,衣服穿得随便。

    从Kasandra家出来,我想反正也没有别的安排,就去了附近的台湾超市。拿了一包菜心,拿了一盒百香果。然后去冷柜那边看台湾香肠。

    回头一看,正对面三步远,一张脸——海瑞先生。我想躲会很奇怪。不妨就像个成熟的人一样迎上去吧。于是我学薛宝钗,放重脚步走过去打招呼。

    他果然也吃了一惊。问:“你怎么在这里?”又说:“我昨天晚上还想到你来着——我当时想着找个女朋友。”

    我做出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的老实样子,海瑞先生赶紧说:“我开玩笑的。”

    旁边站了一个黑皮肤印度人。介绍说是他的朋友。餐馆要开起来了,原来这位朋友是他的合伙人。

    “可能她也要做我们合伙人哦。”这么对印度人介绍我。

    我笑着说:“是啊,你们除了墨西哥菜和印度咖喱,还可以卖中国菜。”

    说了几句别的,交流了一下近况,我赶快付账走掉了。香肠也不买了。

    走了一个街区那么远,去一家烘焙店买奶油。付好帐抬头,看他俩推门进来。

    “我们在跟着你。”他见到我笑着说。

    “我和你朋友喜欢一样的店。”我说。他刚才讲过是这印度人带着他来逛不错的商店。他住的地方离这里五六公里开外,所以我才会吃惊怎么这样也能碰上。当然,我也不住这个社区里,所以应该也让他吃惊了。

    怕没话说,我拿着刚买的东西讲了半天,不太给他说话的机会。

    他又拜托了我几件事。我一一答应。说好电邮联系。

    ---

    所以即使是对我有意见,也不会当着第三者的面装作不认识扭头就走?

    还是我以前真推断错了,你并没有生气。忽然不联系,忽然变得很客气,忽然啥事都不说了,只是常态?不是我让人讨厌了?

    我被人讨厌了太多次,其实也真不在乎。。不过似乎是好事。如果没有去K家,如果赶去了做咨询,就碰不到这个情节了~

    =)

  • 2011-11-21

    minus one - [dark danni]

    今天。看了信,热火朝天的情绪被冷汗浇到,从头冷到脚。

    没关系,我的命宫当然是不错感恩的,但是对宫的迁移宫,我的天,全天星宿只有一个“寡宿”落在那里。这么孤单的一个星宿,而且是寡宿(罗嗦一次)。虽然不在命宫,但是对宫的影响据说也是有的。

    (顺便说一下,我的孤辰在夫妻宫。)

    言归正传。我的仆役宫主星是七杀,而且奶奶的还是旺!注定我会被强势友人所逼迫欺压。当然这不能怪人家,上次做测试我不是什么“特顶级M”么。命宫双主星太阴太阳,且阳陷阴庙,就是这种顺水推舟的个性啊。

    所以,我只是想说,被朋友们甩,是命。我经历过的,不可避免的、毫无征兆的、我也不想的,这不是第一次。甚至一点都不偶发。每次有人靠近的时候,我就在想什么时候他/她也会丢弃我。看,又发生了。

    也不是最后一次。几乎每次发生这种撕心裂肺的伤心事的时候,都有新的可能友人在那里。下一次毫无瓜葛的开始预演。

    ---

    我把我的信箱关掉。蹑手蹑脚地离开,好像就可以不沾上你的火星。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发脾气,为什么不再信任我,为什么不肯对我说清楚,为什么忽然跟我用陌生人的客气口吻说话。但是,我很害怕,如果我去问你这些,你会告诉我一些我潜意识里的坏想法。

    你会描述一个坏人出来。而我想一想,会承认,这个坏人,果真还就是我。

    真怕让别人对我失望啊。所以已经失望的你,可能是明智的。

    我呢,收到这封信,这几个月来唯一的联系,知道你还好好地活着呢,也就够了。

    ---

  • 2011-10-30

    特别的一天 - [hello, days!]

    今天把评职称需要的两篇论文、两篇教案、一份小结在三小时内都弄出来了。

    不要被这种事情占用我的时间。

    花超过十个小时选了一床鹅绒被。呵呵。数据:蓬松度700+,清洁度800+,鹅绒95%+——数字全部有包括SGS在内的质检报告。100支棉被壳,单层防羽。

    看中羽绒被,其实快两个月了。保罗老师曾有名言:“我妈妈要我等一个月,再看看这个东西是不是我真心想要的。”幸好等了这两个月,因为我现在的选择和两个月以前的选择差别很大。

    吃了长寿面。和好多巧克力,和柚子。锻炼了。

    今天也是阳光缤纷绿茵匝地银杏叶子刷啦啦翻滚的响晴天。印象里每一年的今天都十分美丽。

  • 耳朵没注意,不应该做成这个颜色的。

  • 2011-10-23

    小总结 - [写成闲话]

    iPhone在昏暗的灯光下拍的。对参与活动一个自己的总结。谢谢比利安娜。谢谢工作伙伴。谢谢赛格尔先生和恩娜小姐。

    下一篇是“社会评论”了。听说会放12月刊。

    真诚恳请各位编辑向我约稿。我闲死了。

  • 2011-09-25

    然后呢 - [hello, days!]

    今天是Tino Sehgal的作品展出的最后一天。这位艺术家坚持把自己的作品做成“展览”的形式,而不是像其他live art艺术家那样,一次性地表演。为了这个要求,我们一共持续了三个月。我参与了上海当代艺术馆和外滩美术馆工作室的部分。

    把经历也写成了评论文章,会发在一份国内艺术杂志的十月刊上。

  • 2011-09-20

    回答 - [hello, days!]

    上篇提到的问题,今天的阅读课得到了解答。

     

    我真的在跑步的时候一直打呵欠而且在宜家候场的时候坐在皮沙发里面睡着了,抱着我的包,跟民工似的。

    顺便说一下,宜家的斯德哥尔摩皮沙发性价比貌似不错,实心橡木脚、头层牛皮、全皮、水禽羽毛坐垫。

  • 2011-09-12

    中秋节快乐 - [hello, days!]

    以前在遇到困境的时候,总是反省自己哪里不够好,忍痛改变。保护和锻炼身体(不是为了社会期待,而是不愿意身体成为意志的负担)。努力扩大社交圈。尝试了解别人的人生。以及,让自己变得对别人有价值(这一点非常不贵族人格)。硬要说的话,我是那种,无所谓世界末日,但是害怕日常生活的人。算是刚烈,不懂韬晦。所以常常但愿有宏大崇高的经验带我走出鄙吝的状态。这时我可以对“日常的”人和事表现得亲善友好,因为我知道他们不关我的事。

    所以如果有一天我变得愤世嫉俗,喜欢叉腰指点别人,生气人家和我不一样,那时候,就证明我已经没有办法自救了。

    ---

    今天是节日,除了晚上安排的辅导以外,白天是空的。睡到自然醒。起来给自己做一点好吃的,牛奶冲可可粉,加了很多糖。不是健康的食谱,但是喝下去整整一个下午心跳加快,浑身冒冷汗,口干舌燥。咖啡或者茶对我都没有这种效果。看来确实可以调节基础代谢率。

    所以以后要用脱脂牛奶冲可可粉,不放糖。试试看能不能减重。

  • 2011-09-11

    星期六 - [hello, days!]

    星期六。上午八点半出门。

    十点到两点,做展览。遇到台湾先生,这次说政府只应该对“食衣住行”的部分进行干涉。遇到香港女士,对我提出了人生的教诲。

    两点五十到四点三十分,在中心做个案。焦虑,婚姻向。

    六点到七点,辅导一个朋友。

    之间的空余时间,没做别的,全折腾在路上。

    既然没时间吃中饭,早餐和晚餐之间,点心还是应该再考虑。今天边走边喝了酸奶,最后五分钟吃了士力架,虽然不感到饥饿,但是还是不好。

    晚上接着三千米加拉筋。

    ---

    连去酒店拿月饼的时间都没有。我喜欢这样的休息日。

    ---

    不谈别的,和这种赚钱方式比起来,我觉得我的工作简直就像是在疗养。